|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文章正文
 
十月战争中以军的苏伊士运河渡河作战

新年第一天,来自以色列的消息说,已经昏迷8年的阿里尔·沙龙肾衰竭,进入病危,不久就辞世。作为以色列最著名战将之一,沙龙最大的军事成就无疑是1973年10月战争中苏伊士运河渡河作战。这一段历史为人熟知,但胜利的辉煌之下深藏着阴影,这是一场差点翻船的战斗。

10月战争之前,以色列军政和民间充满了轻敌思想,10月6日战争爆发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经过艰苦的战斗,以军终于稳定了战线后,决定首先在戈兰高地转入反攻,然后在西奈转入反攻,但埃军在运河西岸的预备队是以军的心腹大患。以色列空军也对坚强的埃及防空导弹网很是忌讳,无法用空袭削弱。但这个时候以军在戈兰高地的攻势凶猛,叙利亚强烈要求已经在运河东岸的埃军向以军发动强大攻势,减轻戈兰高地叙军的压力。另一方面,埃及看到戈兰高地已经攻守易势,以军压力转向西奈只是时间问题,也急于打破相持,争取主动。埃军总参谋长沙兹利将军坚决反对埃军在脱离防空导弹保护伞的情况下冒险进攻,但萨达特命令立刻进攻。10月13日,埃军在运河西岸的两个装甲师渡河东进,摆出进攻态势,正中以军下怀。10月14日凌晨,埃军在以军背后机降了几支突击队,但被以军及时发现,全部被歼灭。这一天,近千辆埃军坦克和700辆以军坦克在西奈的沙漠里爆发了库尔斯克以来最大规模的坦克战,战斗结果埃军损失了260多辆坦克。以军坦克在沙漠里挖坑隐蔽,只露出炮塔,并迅速地在预设掩体之间快速机动,在运动中射击,只损失了40辆坦克(另一说只有8辆坦克)。埃军的行动帮以军解决了渡河的时机问题,总参谋长埃拉扎尔终于抓住了削弱埃军力量和制造后方空虚的目的。

10月15日傍晚,积蓄了足够力量的以军向运河猛扑,开始执行渡河作战计划。渡河不只是沙龙一个人的想法。战争一爆发,进攻为本的以军上下一直在考虑渡河进攻的问题,南方司令部司令戈罗迪什在战争最初几天的错误之一就是不顾战场条件,盲目命令刚调上运河前线但缺乏准备的以军仓促进攻,甚至试图夺取埃军桥梁反攻过河,结果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直通特拉维夫的大道实际上已经打开。幸好渡河埃军固守桥头堡,拒不出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稳定作战期间,以军一直在研究渡河作战的问题,最后选定在马茨麦德渡河,这是以色列在战前就计划好的渡河点之一,在运河沙坝背后有一个隐蔽的集结地。这里也是埃及第二军团和第三军团的结合部,前期侦察表明这里没有埃军防守。

进攻以军的主力是沙龙师和阿丹师,另有马根师留守运河前线,还有萨松师留守苏伊士湾方向,防止埃军反包抄。总参谋部会同南方司令部的作战计划是以沙龙师打先锋,抢占渡口,架设桥梁,建立稳固的桥头堡,然后阿丹师渡河,作为攻击主力。这样的安排保证了渡河后以军主力保持实力,能迅速扩大战果,负责渡河但已经筋疲力尽的部队负责巩固桥头堡,确保通道畅通,毕竟埃及第二和第三军团就在渡口两侧,一旦钳击而封闭渡口,渡河以军就要处境危急。

马茨麦德在运河南端流入大苦湖的地方,从西奈通往马茨麦德的公路像一个直角在左上的直角三角形,直角向西(向左)延伸就是马茨麦德,顶边是提尔图尔公路,左侧的底边是莱克西肯公路,斜边则是阿卡维什公路,一直上东北延伸,进入西奈纵深。运河和大苦湖在整个三角区的西面(左面)。埃军第二军团在提尔图尔公路(顶边)以北的密苏里驻有重兵。沙龙师包括图维亚旅、海姆旅和阿姆农旅。按照沙龙的计划,图维亚旅在正面从西奈纵深进攻密苏里,但这实际上只是佯攻;主攻的阿姆农旅沿阿卡维什和莱克希肯公路从南端绕过去,从侧后进攻埃及第二军团和运河河岸之间狭窄的间隙,撕裂一个较大的缺口,打通通向渡口的道路,然后从侧背卷击,与图维亚会攻密苏里的埃军;海姆旅负责护送渡河装备,丹尼·麦特上校的预备役伞兵旅(只有两个营)前出渡口,用橡皮艇渡河。10月16日凌晨1点30分,麦特亲率突击队,乘坐橡皮艇偷渡苏伊士运河成功。3点钟,整个伞兵旅都渡过了运河。天明时分,伞兵旅建立了桥头堡,控制了向北3公里、向西2公里的地域,南面是大苦湖。这是两千年来犹太人的军队首次登上非洲的土地,四野静悄悄地,没有敌人。

但是问题出在阿卡维什-提尔图尔-莱克西肯三角区上的所谓中国农场。中国农场是埃及政府在60年代初在西奈设立的一个实验农场,主要研究灌溉和沙漠种植,所有有很多沟渠。农场里有一些日本援助的设备,上面的汉字看着像中文,所以被称为中国农场,其实和中国一点关系也没有。中国农场控制着架桥装备的必经之路,要是架桥装备受阻或者受损,整个渡河作战计划就要泡汤。

阿姆农旅锲入运河边时,埃军没有反应过来,阿姆农从南方沿阿卡维什公路然后向北卷击到莱克西肯-提尔图尔交叉路口时,没有受到多大的阻拦,所以麦特的伞兵旅顺利跟进,左转到达渡口。但埃军清醒过来后,提尔图尔-莱克西肯路口被封锁住了,阿姆农旅必须不惜代价打通。埃军利用中国农场的沟渠和建筑,在这里坚固设防。沙龙的计划是用阿姆农旅从运河方向卷击,同时图维亚旅从正面撼动埃军防御。按照老经验,这样从意料不到的方向突然攻击,并面临后路被截的情况,埃军防御应该立刻崩溃,但老经验失灵了,防守中国农场和密苏里的埃军第16步兵师和第21装甲师坚强抵抗,图维亚旅劳而无功,还闯进了地雷阵,造成重大损失。阿姆农旅则在突袭不成改为强攻,伤亡惨重但依然未

[1] [2] [3] 下一页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4-24 15:28:17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