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军事评论 >> 文章正文
 
澳大利亚海军为何引进苍龙级潜艇

     11日,日本与澳大利亚在东京举行外长和防长磋商,即“2+2会晤”。在此次会谈中,两国防长就建立缔结共同研发“防卫装备”协议达成一致,这为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售潜艇技术铺平道路。

根据海外资料,澳大利亚海军准备引进的日本苍龙级AIP潜艇,它将替代澳大利亚海军现役的柯林斯级潜艇,毫无疑问苍龙级AIP潜艇的装备,将会有效的提高澳大利亚海军的水下作战能力。

澳大利亚作为西方社会的核心成员,引进美英等国先进潜艇及技术没有任何的障碍,那么为什么还要选择从日本引进苍龙级AIP潜艇呢,这个实际上和澳大利亚的国家战略有关。

我们知道澳大利亚孤悬南半球,被印度洋和太平洋包围,海域面积广阔,海岸线超过30000公里,,从二战的经验来看,地方人稀的澳大利亚易攻难守,并且也无法依靠自身力量保证安全,所以它必须采取积极防御的态势,将战线外推到巴布新几亚和印度尼西亚,拒敌于国门之外,同时维持澳大利亚到美国海上交通线的畅通,等待美国的救援。因此澳大利亚来说,它需要大型潜艇来防御面积广大的周边海域,在上世纪80年代新型潜艇招标的时候,澳大利亚海军就明确要求新型潜艇的吨位超过3000吨,自持力超过70天。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澳大利亚发现自己难以找到合适的潜艇,这是因为在冷战时期,北约远洋反潜由美国和英国负责,这两个国家为了提高潜艇的水下作战能力,先后实现了潜艇的核动力化,淘汰了常规动力潜艇,其他西方国家更多执行近海或者区域性的反潜作战任务,因此主要发展中小型常规潜艇,以当时西方比较典型的常规潜艇德国HDW209为例,最大的型号水下排水量也只有1800吨左右,自持力50天,距离澳大利亚海军的要求相去甚远。

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即使它引进英国或者美国的核潜艇也不存在太大的障碍,但是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核潜艇一个是造价比较昂贵,同时还需要针对核动力系统建设一整套的后勤保障体系,费用太高,已经超出了澳大利亚负担的范围,另外核动力潜艇对于周边海域环境是否会有不良的影响,也是澳大利亚担心的问题,所以澳大利亚海军最终决定还是装备常规动力潜艇。

1987年澳大利亚选择瑞典的潜艇作为澳大利亚海军新一代潜艇,这个决定让许多国外潜艇专家惊讶,因为瑞典海军主要在狭窄、寒冷的波罗的海活动,其潜艇也多以中小潜艇为主,这与广阔、炎热的南太平洋有着明显的区别,而后来的情况表明,这些专家的担心显然不是多余,柯林斯级装备部队以后,出现了较大的技术问题,迟迟未能形成战斗力,给澳大利亚海军造成很大的困扰。

根据澳大利亚海军的要求,柯林斯级实际是在瑞典西约特兰级的基础上放大而来,西约特兰级是一艘水下排水量在1200吨左右的中型潜艇,它具备静音性能好,攻击能力强等优点,是当时瑞典海军主力潜艇,因此瑞典和澳大利亚都认为可能通过放大、扩充的办法来得到一型性能同样先进的大型潜艇,这就是是柯林斯级,它的水下排水量超过3000吨,自持力70天,满足了澳大利亚海军的要求。

不过柯林斯装备部队以后,澳大利亚海军和瑞典方面发现原来设想过于乐观,由于潜艇的尺寸差异较大,潜艇周围的流场发生了变化明显,对于潜艇的机动、静音等性能都造成了不利的影响,另外它的发动机也是经过简单的放大而成,结果导致发动机出现共振问题,进一步增加了潜艇的噪声,类似的问题还有燃油系统污染,波罗的海海域狭窄,水面平静,所以西约特兰级采用比较简单的海水补偿方式来平衡燃油消耗的重量,但是澳大利亚周围海域阔,并且海况较差,使用这种方式容易造成海水与燃料的混合,从而导致海水进入发动机,造成发动机功率的下降,从而影响了潜艇水下续航能力和速度。

正是因为如此,柯林斯级服役之后,可谓问题重重,1993年装备部队到1999年还没有形成作战能力,澳大利亚不得不投入大量经费对其进行改进和升级,不但造成了资源上的浪费,也在相当程度影响了澳大利亚海军的作战能力,有过这样的教训,所以澳大利亚在新世纪潜艇项目开始的时候,就确定在现有的型号进行选择,而不是改进的型号。

冷战之后,世界局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是西方国家水下作战力量却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既美英负责远洋作战任务,继续发展核潜艇,其他国家发展用于中近海作战的常规潜艇,因此西方新一代常规潜艇的水下排水量仍旧很少突破2000吨。但是有一个国家除外,那就是日本,日本海上自卫队在“维持1000海里海上交通线”的名义下大力发展具备远洋作战能力的常规潜艇,上世纪90年代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亲潮级潜艇水下排水量就突破了3000吨,其战术技术指标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柯林斯级的水平。

不过日本海上自卫队并未就此满足,又在新世纪研制了苍龙级潜艇,它水下排水量接近4000吨,通气管状态下续航能力达到10000海里/8节,最大的特点就是配备了斯特林AIP系统,可以在4节的情况下在水下活动20天左右,潜航情况下续航能力达到2000海里,同时苍龙级还配备有比较先进的水声、武器系统,整体战术技术性能在当今常规潜艇之中名列前矛。

根据有关报道,澳大利亚海军希望能够拥有8艘新一代潜艇,能够组成2个潜艇支队,保持东、西海岸各有一支潜艇部队,能够同时应付太平洋和印度洋两个方向的作战行动,对于澳大利亚海军来说,尤其宝贵的是它水下活动能力大为增强,由于不需要频繁上浮充电,可以让澳大利亚海军的水下攻击能力、侦察、监视能力大为提高,即使以2000海里的水下续航能力计算,它已经可以在潜艇状态下控制澳大利亚与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之间的关键海域的航道。这对于提高澳大利亚防御能力至关重要。同时较大的续航能力也让它可以将作战范围扩展至西太平洋、我国南海一带,从而有效的增强澳大利亚海军在本地区的作战能力。

由此可见,澳大利亚海军引进苍龙级实际上并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澳大利亚海军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作战区域相近,都是太平洋方向,并且都强调潜艇的远程作战能力,有过柯林斯级潜艇的教训,澳大利亚海军显然不会再去选择在一型中型潜艇改进改型,从这个角度来讲,苍龙级是目前最符合几乎也是澳大利亚海军唯一的选择。

从更深层次来讲,随着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重返亚太战略的确立,作为这个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一直在推进本地区以美国为主导的军事一体化进程,尤其是美日澳三国的军事一体化,其中一个物质基础就是武器装备的一体化,如这三个国家都装备了F-35战斗机、宙斯盾舰艇,以LINK-16数据链为骨干的新一代指挥系统,现在如果澳大利亚再装备苍龙级潜艇就会实现与日本海上自卫队装备的一体化,这样就可以将三国军事一体化再向前推进一大步,有助于美国在本地区的作战能力。这一点尤其值得我们警惕和关注的。

对于日本来说,这笔潜艇交易也至关重要,日本一直在推动武器出口的解禁,对于经济不振的日本来说,如果能够重返武器市场,增加武器装备的出口,可以推动国内相关工业部门的发展,增加就业,还可以增加相关武器装备的装备规模,降低单位成本,从而为未来的扩军打下基础,实际上由于装备规模偏小,装备单价成本高昂,一直是日本自制武器装备的痼疾。

具体这次向澳大利亚出口潜艇而言,如果真的象澳大利亚海军计划那样,新型潜艇总数达到8艘,合同金额可能会达到数十亿美元,这对于日本潜艇工业来说,可以说是难以一见的大单,同时也会在国际市场产生较大的示范效应,不但可以进一步保持日本国内潜艇研制力量的发展,也可以为日本研制下一代潜艇提供比较充裕的环境,根据以往的经验,为了保持国内潜艇工业,日本海上自卫队一艘都具体规定在上一代潜艇建造工作完成不久,即开始新一代潜艇的建造,这样在时间和进度就显得比较仓促,如果能够有海外的订单支持,这个进度就可以放缓,从而保持新技术和系统的采用,提高潜艇的作战能力。

凡事有利也有不利的一面,苍龙级吨位大、远洋作战能力是其优势,也是其劣势,毕竟象澳大利亚这样要求常规潜艇具备远洋作战能力的国家并没有多少,大多数国家更多以近海作战为主,因为苍龙级对于它们来说,显然偏大,相比较之下,214、天蝎座这样的中型潜艇更加适合他们,因此笔者认为,如果此次出口澳大利亚项目顺利的话,不排除日本会在苍龙级的基础上研制一型缩小、出口型潜艇的可能性

不过日本的目的显然并仅仅局限于此,对于日本来说,无论是武器出口还是集体自卫队权的解禁都是手段,最终目标是修改和平宪法,为日本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铺平道路,通过武器出口,带动国内经济发展,可以为这个目标创造比较良好的气氛,从而降低国内的反对声浪。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6-18 9:17:19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