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军史钩沉·军史资料 >> 文章正文
 
日军策划屠杀计划 战俘营1600人死里逃生

盟军战俘抵达沈阳战俘营

1942年10月6日,日本“鸟取丸”轮载着几千名盟军战俘驶离菲律宾马尼拉港,11月8日抵达了朝鲜釜山港。接着,日本人把战俘们押上了通往中国奉天(今沈阳)的火车。

11月11日,战俘们来到原中国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战俘营里除了美国战俘外,还有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的盟军战俘,他们来自东南亚战场,共1500多名。

第二天早晨6点,日本人开始点名。战俘们必须学会用日语喊出自己的战俘编号。

战俘营里的二号人物石川上尉满脸横肉,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公牛”。在奉天战俘营里,几乎每个战俘都领教过“公牛”的凶暴。英国陆军忠诚团第二营列兵瑞莫尔的下巴被“公牛”狠狠地打了几拳,理由是,他给日本人鞠躬时没把手中的煤筐和铁锨放下。

在饥饿和寒冷的威胁下,疾病开始袭击战俘了。战俘们得的病很多都有传染性,所以病菌在营房里迅速传播,患病人数一度达到800人,超过战俘总数的一半。第一个冬天就有200多名战俘死去。

与日本人抗争

1943年7月,奉天战俘营司令松田大佐突然宣布了一个意外的决定:战俘营要搬家。战俘们的“新家”位于当时的奉天东郊,是一个新建成的专用战俘营。

条件的改善使战俘们的健康状况逐渐好转。让战俘们感到惊奇的是,有一天日本人突然宣布要给他们发钱,前提是他们必须到新战俘营西边的工厂去劳动。

于是,约600名战俘开始到一家名叫“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的工厂上工,生产和加工机械部件。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但终于有一天,平静被打破了。据美国战俘格罗凯特回忆:一次,他和许多接受过机械培训的美国陆军和水兵被安排到工厂劳动。日本人交给他们一些图纸,要求他们按照图纸的要求去完成。战俘们打开图纸一看,大吃一惊:日本人要他们生产的,竟是战斗机起落架上用的齿轮。此时,战俘们终于明白,日本人是要让他们去生产武器,而这些武器即将被用来与自己的国家作战。

战俘们决定反击,但他们清楚,如果采取极端手段,日本人肯定会对他们施行残酷的惩罚。于是,他们想了一个办法,当格罗凯特拿来图纸后,他们把左侧的那套图纸扔进炉子。本来要加工左右各64套战斗机起落架齿轮,结果做的全是右边的一套。生产的齿轮只能全部作废。

初次反击的成功给了战俘们极大的鼓舞,更多的抗争无声地展开了。英国战俘克里斯蒂说:“虽然远离了硝烟弥漫的战场,过着艰难的生活,但我们每个人仍然在同日本人战斗!”

接着,战俘们又开始打起日本人车床的主意。他们生产出的产品总是不符合要求:不是螺丝拧不上,就是尺寸不对。

战俘们的反抗,日本人并非没有察觉,而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太多的理由来惩罚,更何况他们还得依靠战俘来生产更多的产品。

1944年11月,美国战俘格罗凯特的一位中国朋友突然告诉他:100架美国轰炸机轰炸了日本皇宫西北仅16公里的飞机发动机制造厂。格罗凯特明白,盟军已将战火烧到了日本本土。

日本人策划屠杀计划

1944年12月7日,奉天战俘营里突然拉响了凄厉的警报声,天空出现了黑压压的轰炸机编队,美国战俘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自己的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

这时,一架轰炸机突然飞临奉天战俘营上空,紧接着,3枚炸弹投到了战俘营。尽管有17名战俘丧生,但战俘营的人们没有抱怨,他们终于看到了结束自己噩梦的希望。

这次轰炸让日本人感觉自己即将失败。不过,日本人并没有消极等待失败的降临,他们制定了一个绝密的计划。

1945年4月,奉天战俘营陆续押来许多盟军高级军官战俘,其中包括帕克少将等26名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将军。由于日军在东南亚的溃败,他们将这些原本关押在那里的重要战俘陆续转移到中国东北。据说,在菲律宾被俘的美国最高军事长官温赖特中将也被转移到了这里。

消息被截获后,美军决定筹备营救计划。5月,美国战略情报局成员李奇抵达中国昆明,接受跳伞训练。

1945年8月6日,奉天战俘营里的日本人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他们见人就打。日本人把战俘们集中到操场上宣布:今天谁也不用去工厂,都站在这里,谁要是站歪了,马上拉出来枪毙。原来,这天上午8时15分,美国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在日本广岛爆炸,巨大的火球在瞬间就摧毁了广岛60%的城区,有近20万人死亡。这其中就有沈阳战俘营里日本人的亲属。

日本人决定实施那个绝密计划。战争结束前一周,战俘们都收到了日本人发放的鸡蛋般大小的14个小土豆。他们被告知要离开,这14个土豆是他们3天的粮食。原来,日本人是要把他们带到一个煤矿,并在那里将他们全部处决,美国战俘已知道,日本政府曾下过指令,如果美军进犯日本,他们就杀光战俘。

营救盟军战俘行动

1945年8月16日,就在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第二天,凌晨4时30分,一架B—24“解放者”轰炸机从中国古城西安起飞,机舱内有6名背着伞包的军人,他们就是美军派往奉天执行营救计划的行动小组。

李奇回忆说,翰西尼上校是我们的组长,拉马尔是医生,斯塔特上士负责通讯,乙藤是第二代日裔美国人,负责日语翻译。经过5个半小时的飞行,营救小组抵达奉天上空。10点20分左右,营救小组人员依次跳出飞机。

营救队员着地后,开始询问战俘营的位置,一名中国人主动给他们带路。这时,从前面的一条小路上过来一伙日本兵。他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半跪在地上。李奇身边的医生掏出枪,准备射击。这时,李奇让他告诉日本人,战争已经结束了。随后,营救队员们被带到日本秘密警察的所在地。

第二天,营救队员来到奉天战俘营司令官松田大佐的办公室。松田不习惯有这么多的美国人坐在自己的周围,而且也没有向他鞠躬。营救队员说要见战俘营里的最高长官。过了几分钟,美国将军帕克被带了出来。

营救队员在奉天战俘营的名单上没有找到温赖特将军的名字。后来,他们从松田那里得知,温赖特将军被关押在离奉天240公里外的吉林省辽源市战俘营,那是他们下属的一个分战俘营,在那里还关押着41名盟军高级将领。营救小组决定,第二天由李奇带着医生前往辽源。

火车行驶一天一夜后,李奇等人来到了辽源战俘营。这是一个非常隐蔽的营区,位于一个被树木掩盖的半山坡上。当营救队员见到温赖特将军时,发现他被日军折磨得瘦骨嶙峋。

战俘们终于回国

1945年8月8日,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8月20日,苏联红军解放奉天,接收了日伪机关,控制了机场、铁路等重要目标,其中还有奉天战俘营。

战俘们又一次被集合起来,在他们的对面是日本军官和士兵。一名苏联红军少校以苏维埃军事委员会的名义宣布解除日军武装,这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一些战俘被挑选出来,一对一地站在日本哨兵的面前,接过日本士兵交出的枪,并转身成为了持枪的哨兵,而原来的日本看守则成了俘虏。

一周后,在苏联红军的协助下,温赖特将军等41名高级军官也顺利到达奉天。9月2日,被日本人囚禁了3年多的温赖特将军和英国的帕西瓦尔将军,在日本东京湾停泊的“密苏里”号战舰上,参加了日本投降协定的签字仪式。当盟军统帅麦克阿瑟签署完受降书后,转身把刚刚用过的钢笔交给身后的温赖特将军。这一颇有意味的过程被在场的摄影记者记录下来,成为了永久的历史瞬间。

在奉天,由于苏联红军提供了交通的便利,战俘们终于开始踏上他们的回家之路。1945年8月24日,第一批29名急需救护的重患战俘乘坐飞机离开奉天,随后,1583名美英等国的战俘也陆续乘火车前往大连。他们分别搭乘美国海军的“救援”号医疗舰和当时最先进的APA-145型运输舰离开大连。在经过40天的海上航行之后,美国战俘们终于抵达了他们久违的国家。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4-8-28 9:44:51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