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经典战例 >> 解放战争 >> 文章正文
 
西路军与马家军血战古浪:西征红军命运的转折点
   摘自《西路军 河西浴血》作者:冯亚光

    红九军首长渴望指挥自己的铁军给凶残的敌人以狠狠的打击,可是,古浪的情况很糟,不仅地势低,而且几乎无城可守。

    1927年4月23日,凉州地区发生7.75级大地震。震中在黄羊河与杂木河之间的沈家铺至冬青顶一带。古浪因距震中近而受灾最重,古浪峡山崩,东西道路阻塞。古浪城内房屋全部塌毁,居民被压死3800余人,压死牲口2.8万余头。九年过去了,古浪仍是街市破败,城墙颓塌。

    孙玉清、陈海松和参谋长陈伯稚、政治部主任曾日三以及师团干部,站在残垣断壁的古浪城上察看地形和部署防卫。负责拟定作战方案的孙玉清的面容和他的心情一样,显得有些沉重。他睁大眼睛对干部们说:"这是一次生死搏斗!"陈海松脸上惯带的那种微笑不见了,看来,他的心情也不轻松。军部决定:二十七师部署在东北方向,派出通往凉州方向的警戒;二十五师部署在西南方向,师部驻南门外村庄,七十三团和七十五团配置两翼,七十四团和军交通队第三支队控制南山制高点。

    古浪东昇苽的红军战壕此刻,马元海率部由横梁山经黄羊川向西穷追。汹涌的骑兵,卷起浓重的黄尘,在龙沟堡遇到从古浪溃逃的几名伤兵。一个满脸血污的伤兵从马背上慌忙滚下,一瘸一拐地走到马元海面前,说:"红军已经占领古浪。"马元海愕然,像是被大炮震昏一样,半晌醒悟过来,骂了一声:"滚!"即刻命令部队取道龙沟堡西南,向古浪急进。

    马部行动慌忙,进入乱山丛中,面临悬崖绝壁。马元海在山头望见古浪县城,号令部队直冲。人马纷纷从土崖蜂拥而下,人牵马,马拉人,尘土蔽天,声震山野。片刻,万众人马踏开几十道路口,直奔古浪城西15里的金家堡一带。

    翌日凌晨,三架涂有青天白日徽的轰炸机飞到金家堡上空,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向地面俯冲,投下两枚炸弹。大地在眩人眼目的火光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飞舞起来,麇集于此的马元海部当即被炸死10余人,马30多匹。朱绍良派来的飞机并没有投错炸弹,目的是以示警告,督令着速攻击古浪。就在马元海派人收拾尸体时,马步芳来电严令其展开攻势。马元海感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硬着头皮发出围攻古浪的命令。

    11月16日,马部步骑配合,全线进攻。

    11月17日,朱绍良派出的轰炸机前来助战,向红军阵地猛烈轰炸。巍峨的大山也颤动起来。敌人围攻红军的一个据点,眼看快要攻陷。红军从阵地上摔下很多银元,哗啦哗啦撒满地面。马家兵见钱眼热,不顾一切,抢取银元。红军密集扫射,敌人不战自败。

    11月18日,战斗更为惨烈。尽管红九军全体指战员英勇血战,但古浪已危如累卵。

    敌人首先主攻南山制高点。这边的敌人刚刚打退,那边的又像成群的牦牛爬了上来。有的敌人爬上碉堡用刺刀猛揭顶盖,碉堡内的红军战士凭着脚步声判断敌人的位置,用步枪对准射击,将碉堡上的敌人一一击毙。增援部队因被切断上不来,七十四团和交通队第三支队孤军奋战,寡不敌众,几乎全军覆没。

    南山制高点失守以后,敌人不顾一切,突进城中。

    军部二科科长王少清率领机关干部和交通大队一部反击敌人。他们以猛虎扑羊之势,冲入敌群,力图将敌人赶出城外。但因出击过远,无一生还。

    敌人的骑兵挥舞着马刀在街巷横冲直撞,军部机关人员猝不及防,惨死在敌人的马刀之下。军供给部和卫生部的一些女同志,因为手无寸铁,被凶狠残暴的敌人堵在屋子里,统统用马刀砍死,鲜血满地,惨不忍睹。

    风凛冽,云低垂。红九军阵地被分割开来,就好像屹立在骑兵组成的汹涌的大海中的一些小岛。大海渐渐淹没了周围的一切,这些小岛却岿然不动。

    城中钟鼓楼。此刻,红九军参谋长陈伯稚深情地把手枪端在胸前,用手指轻轻地擦拭着上面的尘土。他从16岁起,就和枪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命运是和系着红绸子的枪联系在一起的。陈伯稚1914年出生在湖北省红安县高桥区。父亲租种地主的田地,还打坯烧窑,劳苦一生,难得温饱。为了寻求一个憧憬已久的新世界,1929年,陈伯稚全家踏着黄泥

[1] [2] [3] 下一页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1-8 17:04:39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