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中国军事 | 中武论坛 | 世界军事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器大全 >> 中国军事 >> 军事名将 >> 国民党名将 >> 文章正文
 
不怨天怨地的国民党中将黄维

黄维,生于1904年,出身于江西贵溪盛源乡一户普通的农家。父亲在其七岁时早逝,由其伯父将其带大。因家境艰难,中学毕业后在家乡担任小学教员。在此期间开始接触共产主义思想,并认识了中共早期的领导人方志敏。1924年因在学校宣传共产主义思想与当地乡绅交恶而被迫弃职离乡。经方志敏安排,找到了中共江西地下省委负责人赵醒依,由他做为介绍人进入黄埔军校一期,和大将陈赓成为了同班同学。毕业后曾参加过东征陈炯明和北伐战争,以勇敢著称。不过陈赓对这位同学的评价并不高,在围歼黄维兵团前的前委会议上,陈赓就说此人书呆子一个,完全按兵法做战,指挥僵硬死板,教书还成,打仗没什么可怕的。


黄维为人清廉自守,也踏实肯干,其性格品格和陈诚很是相像,在国民党内部曾有黄维是陈诚影子的说法,陈诚对这个影子自然也是关爱有加,每一年提一级,三十岁时就做到了中将军长,是当时国民党军中有名少年得志,平步青云型的人物。曾被国民党中统元老陈立夫看中,想招为女婿。他又以早以婚配为名拒绝。


何应钦和陈诚素来不合,43年一次查到黄维在任五十四军军长时吃空饷,虽然当时在军队里几乎所有的高级军官都吃空饷,但何想以此打击陈诚系,便以此为理由罢免了黄维,并试图兼并五十四军。但没想到黄维吃空饷不是为了自己贪污,而是士兵生活太苦,他借多列一些人名来给士兵一点补贴。一时之间全军哗然,闹事的士兵在军部门口架起机枪,吓的新任军长钟彬不敢上任,下面的军官联名告到了蒋介石那,甚至有人说要实施兵柬。何应钦也不敢怎么样,加上蒋也不想让何系一支独大,最后只好不了了之,黄维改任昆明警备司令和青年军第三十一军军长。


黄维的成名之战是淞沪抗战时的罗店之战,当时任第十八军第六十七师师长。面对日军的进攻,生生守了一个星期,打到最后黄维手下三个团长,一人战死二人重伤,师部除了一个电报员,连文书炊事员都拿枪上去了,战后整编,活着的人连一个团凑不上,当时国民党的宣传机构曾大肆宣传黄师长的忠勇可嘉。不过事后也有不少人说当时黄维的指挥死板僵硬,”书呆子黄维”的名声就此落下。陈诚可能也心痛自己的部队伤亡太大,此后安排黄维主要在后方训练新兵,抗战结束后黄维任联勤副总司令,主管后勤。


蒋介石曾想学习美国建立一个类似西点军校的新式军校,于48年让黄任校长负责筹备工作并兼陆军训练处处长。

48年九月组建十二兵团,蒋原计划任命胡琏为司令,因白崇禧厌恶胡琏,后改让黄维担任司令。黄维当时办学校正办的热火朝天,原本不想干,但禁不住蒋的再三召见。陈诚又说”如果他不当,十八军就会被白崇禧抢走”。没办法才只好应允。任命时还对蒋介石说:等我打过这一仗之后,我还要回去办我的军校,司令官还是胡琏同学来做。


淮海战役开始后,黄维已经发现解放军有包围他的介图,根据十八军军长杨伯涛的建议,命令兵团迅速向固镇靠拢,接触李延年兵团,合力沿津线向北运动。这本是一招妙棋,不料部队刚走了一半,黄维发现后续淄重部队没有跟上,竟命令部队在双堆集宿营,等待跑散了的后续人马,就是这一天的等待,让解放军七个纵队加陕南12旅、豫皖苏独立旅一共二十多万大军把黄维团团的围困在纵横只有15华里的狭小地带,杨伯涛得知黄维的昏招之后气的破口大骂黄维是共党的功臣党国的罪人。


刚刚被围时口子还没收拢,原本还可以突围出去,黄维又错用了廖运周做打头的先锋,没想到廖是地下党员,带领110师搞了个火线起义,在突围前又按照黄维“战车,大炮,一律让110师先挑”的指示,专挑重炮和坦克走,回过头来就把炮弹砸在黄维的头上,成为黄维兵团被歼灭的关键转折点。


特赦后,一次在酒会上黄维和廖运周相见,当时廖是民革中央监察委员,黄维一见他,鼓起两只眼睛,咬着牙不理他。杨伯涛当时在座,也大骂廖运周。文强过去劝他们,黄说:“这个廖运周,把我的部队都送掉了,没他我还不一定败呢。”文强说:”不要到了这个时候还骂人家,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恩恩怨怨不要总记在心里,付之一笑就对了嘛”。黄维说:“你付之一笑,我笑不了。”


12月13日,解放军开始总攻,十二兵团全面崩溃。黄维和胡琏和黄维决定分乘一辆坦克突围逃跑,谁能跑出去就代为照顾对方家属。临走前黄维准备了大量的安眠药,杨伯涛问他作什么用?他说留着为校长和党国成仁,杨伯涛大不以为然,说:军人嘛,照着脑门开上一枪不就完了吗?到时候来的及吃药吗?!


有意思的是杨伯涛在逃跑时看跑不了了,想投河自尽,没想到冬天河水太浅,只没了他半截身子,而且十二月底的河水又太冷,杨伯涛挣扎着从冰冷的河水里爬了出来时,已经冻的混身麻木,动换不得,靠在河岸上束手就擒。


黄维的坦克跑了没多久发动机就坏了,黄维换了身尉官的衣服带着几个人接着往外跑,晚上12点左右快跑出包围圈的时候,在一个小村口正好遇上一个解放军的营教导员带着两个士兵在村口巡视,黄维身边的几个人都跑掉了,只有黄维年龄大,身体不好跑不动被捉到。黄维说他是三十军的书记员,因为还有零星战斗,那几个解放军顾不上仔细审问,就把黄维关在营部的一间房子里,没再管他。第二天该营行军转战,

[1] [2] [3] [4] 下一页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2-7 19:25:19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最 新 热 门
    最 新 推 荐
    赞 助 代 码